台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台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抗战老兵陈万才听到日本投降了我们都高声欢呼[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2 00:51:55 阅读: 来源:台秤厂家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70年前,中国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打败了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这一伟大胜利,将永载中华民族史册,永载人类和平史册。

陈万才回忆说:“当时,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我们都挥手高声欢呼!”

陈万才指着手臂上的伤疤说:“当年,子弹就是从这里打穿了我的左臂。”

年轻时的战士陈万才

自今日起,本报将陆续推出“抗战记忆”专栏,由本报记者寻访我市健在的抗战将士及亲属,通过他们的讲述,重现抗战历史,深化民族记忆,将一个个鲜为人知的抗战故事,以鲜活的方式呈现给读者,为的是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视和平、开创未来。

鹰潭在线讯(赣东都市报记者 严米金 文/图)报道:5月18日,在磷肥厂社区小巷内,我们见到了88岁的陈万才老人。老人精神很好,但耳朵很背,即使戴着助听器,我们仍然要大着声音说话他才听得见。“他的耳朵是被炮弹震聋的。”陈万才的家人介绍。

说起参军抗战,陈万才老人的兴致很高,特别是讲到日本投降时,他很激动地模仿着当年的情景,伸出双手大声喊道“日本投降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为了报仇,17岁的他去报名参军

陈万才出生于江苏高邮县四区南甘垛庄村,共有兄弟姐妹7人,他排行第三。陈万才说:“12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而一年后,母亲也去世了。当时,最小的妹妹才1岁。”失去父母的孩子们生活异常艰难,乡亲们给了他们很多照顾。但是苦难还在后头。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日本人占领了高邮,日本人实行“三光”政策,杀害了照顾他的乡亲,连他家的房子也被烧了。这让陈万才非常仇恨日本人。

陈万才回忆说:“当时,我家的地方有个很大的湖,我家在湖北,是敌占区,外婆家在湖南,是抗日根据地。”陈万才经常去外婆家,接触了当地的抗日力量,而在晚上的时候,根据地的共产党干部也会经常来到湖北的村庄里开会,给老百姓讲抗日的道理。他说:“当时,宣传队还唱‘吃菜要吃白菜芯,当兵要当新四军……’”于是,小小年纪的陈万才心里就盼望着能够参军去打鬼子。

机会终于来了,1945年2月9日,陈万才偷偷去湖南地区报名参加新四军。当时,陈万才只有17岁,个子又小,他怕被拒绝,于是在报名时称自己是18岁了,点名时还使劲踮着脚,才不显得个子特别矮。当时征兵的部队干部问他“为什么要当兵?”陈万才回答说:“我要打鬼子,我要去报仇。”

进了部队之后,连长一看陈万才说,个子这么矮,还没有枪高,就当个通讯兵吧。档案记录陈万才是“华中军区司令部警卫连”。“当时,我们家乡一批参军的有60人。”陈万才说,“当年,打仗也不叫打仗,叫‘领枪’,但连长又说有坏人不肯‘领枪’,怎么办?我们就打他。”

高邮战场上,迎来了日本投降的消息

1945年7月,陈万才所在部队是“华中军区司令部头站警卫连”。这一月,新四军发动了前所未有的高邮战役。“当时,高邮是一个很重要的战略要地,里面有很多日军及日伪军。”当年7月,作战命令下达后,第一梯队战士奔赴前线。过了十多天,第二梯队的部队又开赴前线战场了。

“我们部队开赴前线是第三梯队了,当时已经是8月初了,高邮县城的敌人还在负隅顽抗。我当时还是通讯兵,主要任务是传达上级的作战命令。”陈万才说,“传达命令的时候都不能说‘团长命令’‘旅长命令’的,直接就叫‘老板命令’。”当时,战斗非常激烈,子弹在头顶上飞来飞去。“第三梯队的部队大多是本地人,对本地的地形很熟悉。”他还记得,当时晚上,部队去攻城,先是在南门放了几枪,然后接着趁夜又绕到了北门进行攻打。

当时,部队给了陈万才一杆枪。这支枪很特别——前面的枪管在战场上被炸断了一截,部队将这支枪带回来,进行了修理,比正常的枪少了一截,这给个子矮的陈万才正好。当时,战斗时还发给陈万才一个子弹袋。陈万才打开一开,才3发子弹。他就有意见了,因为他看到别的战士子弹袋是鼓鼓的,认为有很多子弹。于是,他就跑去找连长。“我当时找到连长,就说,连长,我们部队是讲究人人平等的,连长就说是人人平等,我就说‘是人人平等,但就是这个不平等’。然后,我打开自己的子弹袋,只有3发子弹。连长笑着说,你看看我的子弹袋,连长打开子弹袋,里面也只有3发子弹,于是,我就心服口服了。”陈万才笑着说,“当时的枪支弹药也不配套,结果3发子弹只有一发打出去了,另外2发成了哑弹。”

陈万才上战场才十来天,就到了8月15日,日本人投降了。听到日本人投降的消息,战士们都欢呼起来:“日本投降了,我们打败日本人了。”“我们进城接受日本部队投降的时候,纪律很严,所有物品中,战士只能带走枪支和弹药,对于其他的物品,部队派出了专门人员进行接收。而战士还不能把自己的枪弹丢了,丢了就是犯错。”新四军部队在高邮县城只有几天时间然后就撤退了,因为国民党的大部队几天后就到了。

如皋一战,耳朵被炮弹震聋了

日本投降后,战争并没有结束,因为还有一些伪军据点,拒绝放下武器投降。

“在日本投降后的八、九月份,我们部队接到了攻打如皋县城的命令。攻打如皋县城,部队的子弹也不多,战士打了几发子弹,部队就吹冲锋号,战士们往前冲。”陈万才说,当时的战斗都在晚上进行,他作为通讯兵,在战场上跑来跑去,很容易成为敌人的目标。“通讯兵的伤亡率比作战部队还大。”陈万才说,“因为打死了通信兵,上级作战命令就不能及时传达到下级部队。”

通讯兵晚上跑来跑去,也不能走在路上,只能一路上寻找掩体,或是在挖的战壕里躲着跑步前进,即使这样,仍然不时有子弹打在身边。一天夜里,陈万才送信去了连队,回来时正跑在壕沟里,突然一声巨响,一发炮弹在他的身边爆炸,炮弹掀起的气浪将陈万才冲倒在地上,炸起的泥土将他埋了起来,醒来后的陈万才钻出了泥土,但他的耳朵却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此后的日子里,虽然经过多次治疗,但没有好转,从此,他就聋了。

当年60名战友,只有3人活着回来了

“本以为抗日战争胜利后,就可以回家了,但是后来,解放战争打响了,我又成为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陈万才说。

在解放战争中,陈万才又参加了多次战争。“打涟水时打了七天七夜,反反复复打许家荡,打了七次,每一次都打了胜仗。”陈万才说。

在战争中,陈万才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在攻打涟水的战争中,他也在送信的途中,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左上臂后又打到了他的腰部,但是挂在腰部的子弹匣帮他挡住了这致命的一枪。“那时还是部队警通班,当时受伤还没有感觉,又跑了20多里到连队,感觉左手抬不起来,一看好多血,于是就找到部队卫生员,卫生员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之后,我就跟着一队担架队去了后方医院治疗。”“还有一次是在战斗中,敌人的刺刀刺在他的肚子上,伤口很宽但不深。这也让我捡回了一条命。”陈万才说。至今,在他的手上和肚子上,都还留着很大的伤疤。

1949年3月,陈万才正式入党。在解放战争中,陈万才跟着部队离开家乡越走越远。1947年后,陈万才跟着部队向大西南进军,分配在第二野战军军需部。后来,他又成为一名军长的警卫员,又过了一年多,全中国即将解放了,这位军长很关心陈万才,把大字不识一个的他送到后勤学校去读书,学文化。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陈万才报名参加抗美援朝,但部队没有批准。1954年11月15日,陈万才在西南军区第二文化速成班转业回家。陈万才的《转业军人证》上写着:为加强国家建设,特准予回乡转业。《转业军人证》记录:作战次数7次,负伤1次。转业的时候,陈万才因战致残,是三等甲级伤残军人,部队发给陈万才鞋袜等生活物品,另供给了军人布票2丈2尺以及地方布票3丈1尺。

转业回家的陈万才专心在家,1955年他结婚了。因为是转业军人,后来他又去当时的乡政府工作了一段时间,随后又几经辗转来到了江西永丰铁厂,再到新安煤矿挖煤。1963年,鹰潭市磷肥厂扩建,他被调到了鹰潭市磷肥厂,成为一名炉前工;直到1987年成为一名退休职工,后改为离休职工。

经历了枪林弹雨,经历了出生入死,陈万才的心态很平和,不论干什么工作,他从不与别人争。陈万才说:“我已经很幸运了,当年60名一起参军的同乡,最后活下来回到家乡的只有3人,那些战友都是很年轻的时候就走了,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云南做丰胸哪家便宜

飞秒激光近视手术危害

自体脂肪丰胸多少钱

推荐北京吸脂减肥有效果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