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台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军事顾问还是特工李德在中国的真实身份之谜-【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57:29 阅读: 来源:台秤厂家

从1932年至1939年,李德(1900~1974)作为 工农红军的军事顾问,代表共产国际的权威力量,指挥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和长征最初的行程,遵义会议后被罢免了军事指挥权,最后颇为黯淡地从延安回到苏联。随着更多历史资料的出现,逐渐暴露出李德来华的真实身份是苏联红军总参谋部情报员,属于 性质,被邀请担任军事顾问,却是一场将计就计的误会。

军事顾问的由来

1932年春,时年32岁的奥托·布劳恩从苏联的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两周后紧急受命,穿一身西服,带一张奥地利护照,化名斯托洛夫,乘坐快速火车穿越西伯利亚,经满洲里到哈尔滨,与设在此地的苏军秘密情报机关负责人赫尔曼·西伯勒尔会合后,迅速赶往大连,再转乘轮船来到上海。他此行目的,是为苏联红军总参谋部驻 情报机构「佐尔格小组」承担送钱救人的任务。他就是后来担任中国工农红军的军事顾问李德,他的真实身份是一名 。

李德到上海完成送钱救人的任务后,并没有马上留住在上海。他晚年在回忆录中说,「为了了解情况,我曾多次旅行,其中也到过上海,直至1932年秋,才最后移居到那里。」这个所谓「了解情况」的为时半年的「多次旅行」,正是他从事军事情报工作之表现,都被虚晃而过了。移居上海后,他先下榻外白渡桥北端的礼查饭店(今黄浦路17号),随后搬进一家美国人的公寓,获得一个正式的可以公开的社会背景。从此,正式开始了他扮演共产国际派驻中国军事顾问的角色。

他与当时担任共产国际远东局负责人阿瑟·尤尔特(Ewert,又称艾佛尔托)一起,经常与中国共产党中央领导层接触。「通常是每周一次,我们一起到中央委员会秘密办事处去。办事处坐落在新住宅区内,当然是相当安全的。我们只能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暗号,比方说,在一个窗台上放一盏台灯,或者在一间有亮光的房间里把窗帘打开半叶等等,才可以走进办事处。在中央委员会秘密办事处,尤尔特同志和我同中央委员会书记博古(秦邦宪)和洛甫(张闻天)所谈论的,都是一些紧急的政治问题和军事问题。」博古、洛甫都曾留学苏联,通晓俄语,他们之间可以直接交谈。

1932年底,迫于国民党统治压力,根据共产国际远东局指示,在上海的中共中央随博古、洛甫、陈云最后转移到江西的中央苏区。博古、洛甫动身前,主动要求共产国际远东局负责人尤尔特将李德派往苏区,担任军事顾问工作。李德本人也将计就计地同意了,他提出的唯一条件是请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发出一个相应的指示。

1933年9月,李德获准以共产国际军事顾问的身份,在装扮成王牧师的中共地下党员董健吾陪同下,从上海经汕头,进入江西中央苏区,恰恰重蹈了以「个人代表负责制」和「明确领导责任」的覆辙,住在特别安排的「独立房子」,由伍修权担任其翻译,处处享受着「洋钦差」、「太上皇」的威严,每一句话都被当作圣旨。随着红军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中共中央随工农红军被迫放弃中央苏区,进行战略大转移,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

离开中国后的下落

李德从延安回到莫斯科后,等待他的是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监察委员会的审查。

1939年12月,负责组织审查的是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监委会主席佛罗林,德国人。审查会还邀请了正在莫斯科的对情况比较了解的周恩来、任弼时、师哲、毛泽民、刘亚楼等同志参加会议。李德首先作检查,承认自己在华期间给中国革命造成的巨大损失。

周恩来代表大家指出了李德的主要错误,如第五次反「围剿」的战略方针和「短促突击」等战术原则,对「福建事变」的处理和长征转移的最初决策等。同时,他也表示自己当时执行了李德的方针决策,没有能够及时制止,对造成的错误同样负有责任。

毛泽民发言中指出,中央红军被迫撤离苏区长征后,南方各根据地相继全部丢失,党在白区的地下组织也全部遭到破坏,红军长征开始的30万人最后损失90%,全国党员30万人也损失90%。

李德坐在位子上非常紧张,脸发白,身子冒虚汗。

在征求过周恩来、任弼时等在场的中共领导人意见,并请示共产国际执委会同意后,共产国际监委会作出对李德的处理决定:

有错误,免予处分。其理由是:李德的错误在于不了解中国的情况,出了一些错误的主意。李德无权对中国党的事务作出决定。中国共产党是一个独立的党,对于李德的意见可以采纳,也可以不采纳。李德的错误意见被采纳。这个责任应由中共中央负责,所以李德免予处分。

运筹三国无限元宝版

最终契约手机版

逐鹿中原手游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