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台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夏勇峰造盏灯唤醒人对光的需求

发布时间:2021-01-03 02:43:37 阅读: 来源:台秤厂家

夏勇峰,之前是中国最好的科技记者之一,两年前加入小米做产品。他的这两年,“过得很痛苦,掉了好几层皮”,好在已立稳脚跟,现在是小米生态链产品总监。他不久前写过两篇文章《令人惊讶的小米手环现象》,《那年乔布斯到底对Segway说了什么》,被几个大佬在朋友圈推荐。

夏勇峰认为,正在快速形成中的智能硬件的知识体系跟之前的互联网领域有很大的差别。下面是他对小米生态链产品Yeelight床头灯的描述,穿插了提问和回答。峰哥笔录。

小米四年多了,跑的挺快,但也有很多疑问。很多好的产品,小米可以去做,也有能力做,但应不应该做。我们讨论的结果,应该聚焦。手机、电视、路由器三条线。除此之外,把能力开放出来,找某个领域找到一家有vision的公司,帮他们去做。小米生态链,是战略聚焦的结果。

我是小米生态链的前两名员工。它在,我就在了。现在有移动电源、手环、空气净化器、灯等10来个产品。紫米、华米,他们是主人,我们是帮忙的。比如紫米,要做一个电公司,满足所有人对电的需求,这里一定有各种产品,他们找到的第一个产品就是移动电源。比如Yeelight,做灯泡的,他们要满足所有人对光的需求,甚至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需求,我先知道了,就给到你。产品一个一个的做,要满足基本需求,故事和逻辑要能说得通。

智能硬件的泡沫化非常严重。现在有点像当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前期,99年的美国,2000年的中国。等泡沫散去,就是最艰难时期。在中国,除了小米生态链,创业公司起来的就是几家,比如大疆无人机。美国也很少,做手表的Pebble,也不知道下一款如何,是不是真的成功。移动互联网,成百上千的公司拿到融资,不断有上市的,这是大潮。但智能硬件还在非常早期。资本大量涌进来,也不管是不是成熟,有没有不确定性,催生了泡沫。

互联网25年历史。用生态链的做法,之前没有一家。以前一般都是并购,并购完了,被并购一方,90%的产品都要么消失要么失败了。这不是一种良性的方式。10%的能活下来,有自己的愿景朝前走。在任何革命里,都有人丧失生命,只有少部分人熬出来,革命肯定是残酷的。

我们期望生态链里的企业,不用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不用被社会的残酷所黑化,所有心思可以放在产品上。其它的能力,等你强大以后都可以补。若公司被逼着用劣质的手段去成功,从良币变成劣币,挺悲哀的。

这款Yeelight床头灯,它的ID,是小米来定义的。Yeelight之前是做灯泡的,是小公司。定义一个新产品,要求蛮高的,由小米来。做的过程是充满痛苦。他们一度没办法去解决那些问题。比如灯罩,定义要求不能有明显的缝,要一体浑圆。做模具的时候,稍微糙一点就有缝,反复打了几十版。

灯整体是浑圆,上头的灯罩是注塑的,下头是铝。难的是上头跟下头之间没断差,过度的地方不能拿手,不能有高低的误差。灯罩的圆筒,要有磨砂的手感。灯罩的拔模角是0度,是最严格的标准。为了让产品更好的脱离模具,产品跟模具之间有一个角度,分材料不同,一般是0.5-3度。若是1度,用户其实也看不出来,成本会低很多,良品率会高很多,也容易很多。但我们要求0度,每台灯就多出几十块钱的成本,他们为这个打了三四十次不同的灯罩。打一次就是三四天,每一次都要试,验证过程很长,很磨人。

我们要求灯罩打出来的光要均匀,要把光打得足够的散,像和面一样,反复的和。看起来要一体均匀,晶莹剔透。我们要求按键在顶部,这样手能摸上去盲操作。但若上面要通电,结构就很复杂,就不是传统的罩子+灯泡的模式。他们提出把按键放到底部,被我们否定了。

从结果来看,个人觉得创新度和完成度都很高。我儿子2岁就已经会自己用这个灯了。他自己摸,按,划,控制亮度的增加和减少。我给灯打70分。

问:你们为什么把一个床头灯定义成这个样子。

答:光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要满足所有人对光的需求,要从一个产品开始,这是脚底下的阶段性目标。Yeelight以前做灯泡的,灯泡需求很大,但不是消费级产品,普通人不会装灯泡,对灯泡没什么直接的感觉,做灯泡的意义不大。所以就做灯具。我们的出发点是,要好看,舒服,摆在家里,能提高生活幸福感。卧室床头灯是最好的选择。

ID是小米出的。小米生态链产品有共同的特征。融合度高,没棱角,尽量简介,素色为主,一般就是白色和金属色,除非有必要,才用黑色,尽量柔和,跟生活融为一体的。偏向东方美学,或者日式审美。

灯要发光。玻璃不是好选择,太重,所以用注塑的,能导光。方形不好,园是基本形状。下面是导热的,金属是唯一的选择。上面用来发光的,是白色。手不能在外面触摸,所以只能在顶部触摸。也不能在底部,不方便触摸,也不想破坏金属的一体性。

问:为什么是现在这个大小?我试了下,一只手刚好能拿稳。

答:它首先不是工作灯,工作灯是摆在书桌上,朝一个固定方向打光,是提高生产力的。床头灯在卧室,是四面出光,要把周围照成这个颜色,完成一种情境的覆盖。所以就要足够大,小了就打不远。一般的床头柜都有一个固定的大小,这个床头灯摆上去,我们摸过的手感,觉得合适。再小,就看着不大舒服。再大,显得笨,也不能占床头柜的面积过大。

问:为什么要有彩色。

答:一种光,有两个基本的参数去衡量。一个是色温,冷还是暖。不同的情境需要不同的色温。你睡前看书,想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就要偏暖的光,容易进入睡眠。不想睡着,就用偏冷的光,刺激看书效果更高。还有一个参数是颜色。只要色温和颜色足够好,就能组合成各种的光。比如北极光。我们去北极把那个光取下来,你照着色温和颜色就能在卧室里打出这种光。比如清晨的阳光,夕阳,月光,都是不同的光配方,可以复制。比如早晨,窗帘还没拉开,屋里是黑的,到了6点,灯可以创造出晨光的效果,打在你脸上,你就醒了。

其实你需要各种光,你只是没意识到。你可以自己创造喜欢的光。命名,比如叫峰哥光,放到你自己的app里,让别人来看。

问:你们默认提供了四种光,为什么。

答:普通用户对光没概念,他们唯一的想象是变颜色。所以颜色是最基本的。第一个产品,要承担定位和品牌。要传达基本功能。让用户意识到这个,自己去摸索配更多的光。

这四种光是最能反应产品的基本特性的。用户一看,不一定喜欢,但就知道,原来这个产品可以干这个事。首先是冷白光和暖白光,基本色,不能干掉,再就是流光,不断改变的,能反映这个产品的变色的能力,再就是单一颜色,也不能干掉。

问:古印度有一个哲学流派,认为宇宙由四种元素构成,地水火风。地表示物质,水火表示正负、阴阳,风表示流动。你的这四个光有类似的感觉。哲学统治着我们。

为什么用沿着边沿滑动的方式来调色温。

答:不希望人看着灯来调,对眼睛不好。要能盲操作。躺在床上,手一抬,就能摸着,不需要仔细的摸来摸去的辨别,能比较容易的大致摸过去,一滑动,就好了。

在灯的上面摸,不要在下面摸。在下面摸,也会摸到手机什么的,床头柜上干扰很多。在上面,在空中摸,不会挡到桌子上的东西。

问:为什么选择卧室里的床头灯?

答:家里就有四个地方需要灯,卧室、厨房、洗手间还就就是客厅。客厅跟办公室很像,需要的灯不是个性化的。客厅只需要顶灯,是跟装修搭配的,顶灯不是可以直接买来就用的,不适合走电商渠道。卧室里,把顶灯关掉,准备睡觉,就开始用床头柜的台灯,量也挺大。想清净,想看书,聊天,干点啥都可以用它。你可能喜欢上它。在卧室里,来点紫色,情感上是可以接受的。若是客厅来点紫色,你就感觉很诡异。

问:这款灯怎么就算成了。

答:想要表达的东西,用户能感受到30%就不错了。一个产品想表达的,跟被实际表达出来的,要减少一半,表达出来的,跟用户听到的,再减少一半,他能听懂的,又减少一半。

最终还是数据说话。用户用的时间越久,越形成习惯。半年后,看一个月能卖多少台,看多少人使用了彩色这个功能,多少人给自己配了光,或者只是用到了开和关。我们没给压力,先卖。这是一个实验性的产品,不是那种简单直接有效的硬需求,比如移动电源。

问:制造上的困难,比如要求没缝,拔模角为0,散光均匀,到底叫人多崩溃。

答:Yeelight的创始人姜兆宁,我们叫他姜工,这一年里脑袋上有一坨圆形的脱落头发的地方,到现在还没长起来,大眼袋,他这一年是完全不顾及自己的仪表。出了一次车祸,住院两个月。他们有时会愤怒,小米是不是在找茬,要我们反复调。

灯光一度都不够匀,下面更亮,上面偏暗。为了更均匀,成本翻了一倍。我们也不知道用户会不会为这个买单。现在这一款卖249,也有可能做到 149,那样用户就不会觉得贵,销量可能更高。但我们觉得第一个产品不能那么去做,按149去做,就会觉得糙。比如下面的铝,一摸就可能有毛刺,上面和下面之间可能就有缝,有落差感。

我觉得这个Logo不是特别好看。多有些时间,可以做得更好。但我们只是建议,完全尊敬他们自主性和独立性。不能强迫,不是上下级。雷老板说的,占股不控股,帮忙不添乱。

问:你提过,只要你用一个产品几十天,改变了之前的某一个习惯,就成了。比如有人用手环来提醒来电,就开始长期手机静音,把手环当闹钟,就取消了手机闹钟,用手环自动解锁手机,就不再有耐心在手机上输密码。这样的人就离不开手环了。那Yeelight床头灯呢。

答:小米手环的成功,所有人都没想到,一年了还能卖,卖了600万条,而且越卖越快。最开始的100万,用了3个月,第二个100万用了40天,第三个只用了30天,现在每个月能卖120-150万。京东618,单品销量,小米手环排第三,排第一是蓝月亮洗液。

要改变习惯,就是普通人对自己的光更挑剔,他们意识到,自己应该有更好的光,这里开始有自己的喜好,而不是有什么用什么。就好像某种颜色和款式的衣服。他还会跟人分享。让普通人开始有这个概念。

它以后可能有智能的能力,比如跟手环连动,当你很困的时候,不需要关灯,手环知道你睡着了,灯就自动关了。手环闹钟到时间了,灯就慢慢亮起来,打到你眼上。一两个场景打动你,形成习惯。对一些女生,甚至有情感上的牵动。

也可以分享光配方。把你的光推荐给朋友,让他的灯可以同样的亮起来。光配方可以从社交网络上抓下来,以图片的形式传播。你也可以试试别人的光。

创新性大,但可认知度不是很强。销量还是有挑战。

问:你提到过,乔布斯质问过Segway,你的产品没有做到极致。事后看,一款新发的产品确实很难做到极致。

答:我们对Yeelight的定义经过很多努力,能不能work,得看用户对光的认知度有多高,一年后复盘才能看清楚。若不能提高用户对灯和光的态度,我们的策略会更朝更接地气的地方走。

我们本来也纠结过,推两个版本,彩色版249,白光版149。我们心里知道,最好的答案是一个版本。我们担心彩色版成本贵,最好是把成本降下来。若是彩色版成本下来了,白光版的空间就很小。虽然白光版的销量可能会好,但能尝试彩色版的人就更少,这会分散产品和宣传上的资源。

至于售价。我们意识到彩色版解决的不是基本需求,只有对生活品质有追求的人才会买。所以我们不会用低价去铺量。灯具是一个百花齐放的市场,价格再低也不能占领太多市场。所以选择量少一点,让成本压力轻一点。

问:细说一下,为什么现在是智能硬件泡沫。

答:第一,这个行业的人是不能复用的。互联网就不同,之前做游戏,失败了,开始做工具,工程师就转了,可以复用的。做硬件,隔行如隔山,一个高手碰到另一类产品就完全是个新手。每个领域都要找到最牛逼的人,但让他再做一个其它产品不可能。

第二,硬件需要大钱。从开模到试产,一个1000块成本的成本,开始备料,从下单到到货,最长6个月。假设你做10万件起,就砸了1亿在里头。有多少公司可以在A轮拿到一亿呢。第一批,能产出一两千件就了不起了。

第三,智能硬件是个创新的产品,产业链不成熟,配件都得自己做。比如若涉及到无线充电,现成的方案,没法用,就得自己开发,得跟工厂一起,开发工具,先完成工具,再做配件。互联网是有标准的东西的,比如html,标准化。小米手机刚开始做的时候,配件标准化已经非常高,能找到现成的就用。现在智能硬件都是创新的东西,一般都找不到供应商,得自己做,产生很多不确定性。做不出来,就回头去改定义。就好像你想写文章,还得先开发一个Word来用。

有些智能硬件,高达90%是定制件。定制件越多,风险越高。定制件越低,创新性越低,同质性越高。

第四,需要复合型人才。尤其智能硬件,团队分两种,一种是互联网出来的,这种人越来越多。一种是传统硬件的。两种人都有缺点。要能成,能同时把信息、交互、设计,和硬件ID、结构、供应链、生产都搞定的,非常少。互联网出来的人很高傲,一上来说我们的目标是什么,规划宏伟,但不知道风险。有一个团队,我们都低声下气的去提醒他们小心。他们还是不理解。最后发现良品率奇低,钱也没了,再以非常谦卑的态度回来要帮忙。传统硬件的人,干了多少年,熟门熟路,他们会说,你们提的稀奇古怪的要求不可理解。以他们的知识储备,他们认为没必要做到这个程度,是跟自己过不去。他们做的东西,质量更好,创新性不够,有的完全不懂互联网,不能跟用户沟通。

你要找到一个团队,把两种人、两种文化融合一起,往前推进,非常有难度。

最后还有时间。开一个模,一个月就没有了,修一次就是一周,动不动一年就过去了。一个人只有100年啊,工作的时间只有30年。我眼下看到另一个产品,更具创新性,可一年了,才出来一个demo,还要有一年才能出产品。疯掉了。时间上不能急。但一不急,就非常不可控。资源、钱、人都拖在那里。所以硬件的失败率比软件高太多。

智能硬件的成功率,有5%就不错。现在随便就能拿到钱,但很多会失败。

问:但趋势不可逆。

答:互联网像一个生物,自己在繁殖,自己在进化。硬件的互联网属性会越来越强。一旦智能了,能采集到重要的数据。一旦这个数据对你特别有用,你就会离不开。传统的硬件有一个信息断层,所以智能硬件虽然难,确是不可阻挡。

问:你现在想最多的是什么。

答:替代手机的是个什么东西。

问:你说过还会回来做记者的。

答:50岁吧。我会再回来做记者。现在好好做产品。

看脱发的中医院

皮肤科医院排行榜

男性专科医院哪家好

漳州医院挂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