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台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数百亿房屋治病钱沉睡专家要简化使用流程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8:29 阅读: 来源:台秤厂家

北京数百亿房屋“治病钱”沉睡 专家:要简化使用流程

【导读】房屋维修基金使用率极低,北京数百亿房屋“治病钱”沉睡引关注。经济之声评论:多管齐下,让“公维”基金走出“收得痛快,使得痛苦”的怪圈。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在北京市两会期间,北京市有巨额房屋维修基金趴在账上“沉睡”的问题再次引发了政协委员们的注意。北京市政协委员、金隅集团董事长蒋卫平表示,“三四百亿元的维修基金,使用比例极低,这问题真该好好关注!”  据北京市住建委提供的数据,自从1998年实行“公维”基金制度以来,截至2013年底,北京市的这笔钱累计金额约达到350亿元,使用额约8亿元。按此计算,基金使用比例仅为2.3%。  维修基金,也就是房屋的“养老钱”和“治病钱”,全名住宅专项维修资金或公共维修基金。这笔钱由开发商和购房人在买房时缴纳,用于住宅楼房的公共部位和共用设施、设备的维修养护,但这两年却被不少业主贴上了“收得痛快,使得痛苦”的标签。因为房子真的出现楼房顶层漏水、电梯年久失修的时候,却发现想使用这笔钱异常困难。  难在哪里呢?根据北京一个小区业主委员会提供的使用“公维”基金大修电梯的审批流程显示,使用这笔钱修一个电梯,在三分之二业主同意的前提下,还要经过鉴定、审价、数据整理、数据关联、维修、竣工验收、申请、审批、付款等九个步骤。  目前北京这笔资金的账目管理在“北京住房资金管理中心”,业务管理归住建委相关部门,要走完这些步骤先后要到区房管局、市房屋安全鉴定总站、审计单位等多个部门办理,业主对资金的存取还要到银行,显然多头管理是这笔钱使用难的一个重要原因。  除了多头管理和运行效率低下,目前“公维”基金还普遍存在着归集不到位、数据混乱、增值不高、续筹困难等问题亟待解决。  用我的钱修我的房天经地义,公维基金的使用涉及千家万户,有关部门是时候对房屋公共维修基金的管理和使用制度进行科学的评估和调整,多管齐下突破管理障碍,让“公维”基金走出“收得痛快,使得痛苦”的怪圈。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行政管理系王丛虎对此评论。  买过商品房的人都记着交过这项公共维修基金,按说这钱就是用来对电梯、楼顶等公共设施进行维修的,但是就拿北京市来说,20多年来,这钱的使用率只有2.3%,反过来,有的小区电梯坏了,因为无法使用这笔钱,居然常年带病运行。对此,王丛虎分析,公共维修基金它的使用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目前我们实行的是由统一缴存存储,政府来监管,确是由业主来决策,又是专款专用的原则,这实际上本身公用资金,就是实际过程当中程序复杂,所以又加上各方参与,所以本身我觉得这是它公共资金第一方面原因,造成它使用过程当中存在问题。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其他的,比如说我们体制上的,就是对这项资金的使用,每个部门都要参与,每个部门在参与的过程中各负责其中一个部分,负责鉴定、负责审核、负责做出决定和提交等等,那么这个体制是为我们现在政府改革,公共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是不是可以适当考虑重新对这个流程,对监管这样各个部门都参与体制进行简化,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审批制度,这可能是从体制方面。另外我觉得还有一个就是业主,我们每一个业主都清楚在每一个小区,业主委员会参与业主决策过程当中,其实我们参与度也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比如我们许许多多小区参与度并不高,所以我想是多方面的原因了。  为了唤醒沉睡的公共维修基金,解决使用难的问题,很多专家都提出了建议,包括像成立业主委员会,更新业主的观念,降低使用的门槛、突破管理障碍,理顺管理的机制,明确权责、提高行政效率等等,您觉得要解决公共维修基金使用难的问题,比较关键的办法有那些呢?对此,王丛虎认为,第一个就是在要唤醒沉睡的公共资金,那必须首先唤醒我们每一个业主他参与到公共资金使用、管理这样一个权利意识。第二个方面我觉得是我们一些制度审批过多,程序过于复杂,我们怎么去寻找到一个有利于我们更加简化、更加高效新的流程,我觉得这两方面相对来说显得更迫于眉睫。  对于这个更加简化、更加高效的流程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王丛虎建议到,这是公共资金,就像我们国家的公共财政一样,一个方面要加大业主他在这个过程当中的决策权,比如说业主或者业主代表,达成共识并且按照原来维修合同和物业管理企业达成合同,这样我们部门参与就应该降到次要地位,所以从现在来看可能我们各个政府在参与过程当中加大了他们对监管的力度。第二个就是要加大公开、透明的力度,就是从我们全国各地关于专项资金的管理来看,这个透明度还是很不够的,所以这样越是不透明,越是我们在暗地里操作,越是可能造成更多的麻烦,每一个参与者都不敢承担责任,这样就造成互相的推诿,再加上本身程序的复杂性,这个是要注意的地方。  很多业主都交了公共维修基金这样的一笔钱,按说应该是交了这笔钱,用我交的钱来修我的房这应该是没有什么争议的,但是这笔钱现在还是出了问题,比如又谁管?存在哪里?很多业主到头来自己都不知道,您刚才也提到了要加大业主对于这笔钱主动的参与和自我决定的能力,我看到也有人这样的建议,说能不能这样,既然是由业主出的钱,索性就由业主把它负责到底,比如说把它存在一个公共账户上,到时候这笔钱,这笔公共维修基金到底用不用,怎么用,安全由业主来决定,您觉得这样一种建议可行吗?  在王丛虎看来,其实我们现在制度的原则就是按照这个来设计的,就是制定权首先在我们业主,就是小区里面的业主,因为我们现在全国还没有制订统一的物业管理费的使用办法,都是由各个省或者直辖市根据自己情况制订的,从各个地方制订的法律制度来看,基本上就是按照这个原则来的,比如说业主首先决定,他决定之后本身专项帐户都放在各个区县房地产管理部门,由政府代为管理,这个制度现在已经起来了,现在关键问题就是怎么能够我业主决策之后能够高效率的把它转变,直接用于建设上来,因为你的决策要把它执行还要经过很多环节,我觉得可能环节是目前一个大的问题,怎么去简化这个环节,并且能够准确的表达到业主所决策的意图,这可能是最重要的。  既然叫做基金,除了我们刚才说的除了它执行环节效率之外,还有一个保值增值问题,因为除了使用难之外呢,公共维修基金的增殖不过,续筹困难等等这些问题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所以现在也有一种呼声说既然改革,咱们索性就来一个整个公共维修基金制度全方位的改革,您赞成吗?  对此,王丛虎指出,任何一项制度,它的建立都有它的环境和它的合理性,包括现在我们走到今天,按照国家层面包括各个地方层面建设起来的制度都有它的合理性,我们讲如果说推翻一个,重新打碎一个制度,要建立一个新的制度,那可能我觉得它的基础在哪?这个是我们需要考虑的,我个人还不是赞同基金的方法,比如说涉及到刚才您提到的保值增值,实际上这是公共资金,我们把它投入到股市,投入到比如说其他的可能有很大风险的,一般需要使用这个资金,谁才能对它承担起责任呢?这不是我们每一个业主所希望看到的,业主首先是要求我这个钱放在哪,保证我一旦使用的时候,我有用的,但是我觉得保值增值不是最重要的,我个人是这样看的。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